人民币如何增加在国际收支中的使用

日期:2018-06-22 / 人气: / 来源:未知

  人民币国际化的重要量度之一,是人民币作为跨境支付货币的使用程度。在这一领域人民币可谓潜力巨大,因为中国是全球第二大商品贸易国和第三大服务贸易国,另外,中国经济规模为全球第二大,也拥有全球最大的银行体系、第二大股市和第三大债市。如果人民币在贸易、直接投资和组合投资中广泛使用,其国际化地位会不断提升。假以时日,当以人民币作跨境支付从中国为交易的一方进入到交易的双方均为第三方,人民币国际货币地位就会更加突出。

  对此,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人民币国际化报告以及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定期对经常账项下和资本账项下以人民币作跨境收付进行统计,在该统计中,中国肯定是交易的一方。另外,SWIFT(环球同业银行金融电讯协会)编制的RMB Tracker 报告,也定期统计通过SWIFT系统以人民币进行的国内和跨境支付的比重,交易的一方也是中国,该统计可提供全球可比数据。SWIFT统计数据显示,截至今年3月,人民币是全球第六大国际支付货币,占全球跨境支付比重为1.62%。人民银行的统计则有具体金额,交叉比较中国的国际收支统计,就可以得出人民币收支的具体比例。SWIFT统计提供全球可比的币种分布,有助于判断人民币的国际使用要提升多少,才能达到与中国经济和金融市场相匹配的地位。

  中国货物贸易以人民币收付金额递减且比重下降

  人民银行统计数据显示,中国经常账项下货物贸易以人民币进行收付的金额在过去三年递减,相当于中国货物贸易的比重下跌。2015年是中国货物贸易以人民币结算和支付的高峰年,收付总额为6.4万亿元人民币,相当于同年中国货物贸易24.6万亿元人民币的26.0%。但之后两年,中国货物贸易中以人民币进行的收付额分别降至4.1万亿元人民币和3.3万亿元人民币,相当于同期货物贸易本外币跨境结算金额的比重降至17.0%和11.8%。2018年第一季度,中国货币贸易人民币收付金额为7970亿元人民币(占比维持在11.8%),如果简单地将之年率化,全年的人民币结算额或继续走低。虽然个别年份出现下跌,不过中国货物贸易整体仍保持增长,但期间以人民币结算和支付的金额却回落,占整体贸易结算的比重也随之下跌。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在2014年至2016年曾连续三年贬值,2017年乃至今年第一季度止跌回升,人民币在2016年被纳入SDR货币篮子,跻身成为国际储备货币,惟人民币贸易结算和支付无论是绝对金额还是相对比例在2015年见顶后反复回落,或反映出结构性问题。

  中国服务贸易以人民币收付的金额递增且比重稳定

  相比之下,以人民币作中国经常账项下的服务贸易及其他经常项目的收付,则整体呈现稳定增长态势,占服务贸易支付额的比重就维持稳定。人民银行统计数据显示,2015年至2017年,以人民币作服务贸易及其他经常项下收付的金额分别为8430亿元、1.1万亿元和1.1万亿元人民币,2018年第一季度的结算金额则为2620亿元人民币,年率化也接近1.1万亿元人民币,呈平稳增长态势。其实,中国国际收支统计除了服务贸易以外,其他经常项下还包括初次收入和二次收入,惟以服务贸易为主,为简单起见,以人民币结算金额与商务部公布的中国服务贸易额相除,2015年至2017年的比例就为19.0%、20.6%和23.2%,2018年第一季度的比率为20.9%。

  由于2017年中国服务贸易额为4.7万亿元人民币,较2015年的5.4万亿元人民币显著减少,基数减少令中国服务贸易中以人民币结算和支付的比例升至23.2%,若将这一技术性影响剔除,过去几年中国服务贸易以人民币结算和支付的比例,一直较为稳定地维持在约两成的水平。服务贸易当中最重要的组成部分是旅游业,以人民币直接进行收付的比例不断提高,遂带动整个服务贸易的人民币结算和支付水平提升。

  中国资本账项下以人民币收付比例远高于经常账项

  中国的经常账项是开放和实现可兑换的,资本账项仍有管制,并未完全实现可兑换,但资本账项下往来以人民币收付的比例很高。严格地表述,在国际收支统计中,相对于经常账项的是资本账项和金融账项,又以金融账项占绝对多数,它包括直接投资、证券投资、金融衍生工具投资、其他投资和储备资产投资。另外,中国国际收支统计还有一项净误差与遗漏,金额可能颇大,反映的是资金在灰色渠道跨境流动,其中大部分属于资本账项下,故计算人民币收付所占整体资本账收支比例时,以中国的资本账项和金融账项往来加上净误差与遗漏作为基数。

  以人民币作中国资本账项下收付的金额,在过去三年分别为4.9万亿元、4.6万亿元和4.8万亿元人民币,今年第一季度则高达2.1万亿元人民币,年率化后可创历史新高,人民币收付所占资本项目的整体收付比例在过去三年分别为50.9%、44.0%和68.8%。2017年人民币收付的比例急升,主要是因为大部分资本项目往来均有减少造成的低比较基数,其中,尤以储备资产2016年减少29621亿元人民币(外汇储备减少)、2017年增加6136亿元人民币(外汇储备增加)最为突出。当然,其中也有汇率变动导致的估值变化的影响,它不涉及资金跨境流动和支付,但2016年外汇储备的减少应该还是以资金外流为主。另外是直接投资中的对外直接投资,2017年在控流出措施下减幅较为显著,同时也影响以人民币支付的金额。但无论如何,中国资本项目下以人民币收付的比例显著高于经常项目。

  应重新提升人民币在中国货物贸易中结算和支付量

  SWIFT的人民币国际支付统计应包括所有的经常账项和资本账项,它反映的情况与上述的计算相似,即人民币在国际支付中的使用峰值是2015年,近两年有所回落。究其原因,主要是人民币在中国货物贸易中的结算和支付额下降,而货物贸易恰好是中国国际收支最主要的组成部分,在过去三年,金额相当于其他经常账项目和资本和金融账项目加总的比率分别为1.7倍、1.5倍和2.4倍。鉴于此,重新提升人民币在中国货物贸易中结算和支付量是关键所在。

  只要不出现全球性危机,中国货物贸易仍会不断增长,要提升其中以人民币结算和支付的比例,人民币使用量的增幅就要更大。过去几年,一个变量是人民币从升值逆转为贬值,后变为双向变动。在人民币升值周期,更有利于中国以人民币支付进口,各贸易伙伴也乐意收取人民币,而中国以本币支付进口也不存在问题。但在人民币贬值周期,尽管理论上有利于各贸易伙伴以人民币支付来自中国的进口,但中国的出口商却更愿意接受美元。人民币升贬对其使用的影响是不对称的,要摆脱这种影响,就要营造人民币汇率双向波动而非单边升值或贬值的大环境,并让市场参与者能够适应,从而接受更多以人民币作贸易结算和支付。

  中国资本项下以人民币收付的比例颇高,加上拥有全球最大的银行体系、第二大股市和第三大债市,最新规模分别达到252万亿元、56万亿元和76万亿元人民币,而目前外资在各市场的占比在2.0%或以下,可以推断,只要金融开放进一步深化,外资就会更多地流进来,中资更多地走出去,资本项下人民币的使用就会水涨船高,并带动人民币国际支付增长。
 

  建行发布《2018全球人民币国际化报告》

  近日,中国建设银行对外发布《“一带一路”助力人民币国际化——2018人民币国际化报告》(以下简称“报告”)。这是建行连续第三年发布人民币国际化专题报告。此次,建行委托《亚洲银行家》对230家境内企业、116家境外企业和52家金融机构进行了调研,通过问卷调查、访谈等方法,评估、反映了人民币在全球范围内跨境贸易和金融活动中的变化与活跃程度。

  报告显示,2017年人民币国际化进程进一步推进,人民币作为新兴国际货币的地位逐步稳定。境内外企业与金融机构对扩大人民币使用、深化人民币交易能力的兴趣继续提高。

  一是2017年人民币国际化水平有所提升。超过40%的受访者认为人民币国际化的步伐在2017年有所加快。二是“一带一路”是人民币国际化乐观情绪增强的最重要推动因素。70%的境外企业和90%的境内企业认为,“一带一路”将提升人民币在国际贸易中的使用,超过半数金融机构认为“一带一路”将提升人民币在国际投资领域的使用。三是跨境结算中人民币使用的主动性提高。76%的境内企业和36%的境外企业表示他们更“主动”地在跨境贸易结算中使用人民币。四是人民币外汇交易显著增加。46%的境内企业、43%的境外企业和48%的金融机构提高了人民币外汇交易参与度。五是机构投资者青睐中国境内人民币债券市场。63%的受访金融机构对中国债券市场有浓厚兴趣;52%的金融机构选择了中国银行间债券市场(CIBM)作为进入中国债券市场的首要渠道。六是2018年人民币参与度预计将进一步提高。63%的境内企业、47%的境外企业和57%的金融机构计划增加人民币跨境结算活动;40%的境外企业和54%的金融机构计划增加人民币存款。

以上仅为技术面分析(非操作建议),请投资者理性投资

作者:admin


联系方式

Go To Top 回顶部